Welcome今日彩票为梦而年轻!

90后女子反杀持刀砸门男,带刀反抗就算防卫过当?

原标题:90后女子反杀持刀砸门男,带刀反抗就算防卫过当?

【云南】正当防卫又现争议案:男子持刀砸门被云南90后女孩反杀

文 | 杨晨(法律学者)

又是一起颇有争议的持刀“反杀案”。与之前的“反杀案”有所区别的是,这一次,独自“反杀”侵害者的年轻的女子是“提刀出门”有备而来。

回看案情,其实并不复杂。这名叫唐雪的云南丽江90后女子,路上遇到醉酒男李某湘,遭到对方的拦车与辱骂。于是,她和父亲前往理论,三人首次发生扭打。之后,李某湘持菜刀来砸家门,她拿上家中“两把刀”出门,两人再次发生打斗。最终,她挥舞其中一把水果刀,刺伤李某湘右胸部,伤及升主动脉,导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唐雪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案件发生后,2月10日,唐雪被永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5日,她被检方批准逮捕,目前羁押在丽江市看守所。此后,因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案曾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警方均补查重报。(8月26日《封面新闻》)

对于这起持刀“反杀”案,真正的争议之处,并不是正当防卫的认定。从具体案情看,唐雪的“反戈一击”,是在对方半夜上门行凶期间作出的必要反应,是为使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行为,虽然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严重损害,但对照法条,具备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时间条件”“主观条件”“对象条件”“限度条件”等要件,理所应当被认定为正当防卫。

翻看丽江市永胜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唐雪被指控犯故意伤害罪,因具有《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处罚情节,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也就是说,对于唐雪的“反杀”行为,虽然被认定为“防卫过当”,但她还应就超过的必要限度,给对方造成的严重损害,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问题是,从具体案情来看,唐雪实施的“反杀”行为超过了必要限度吗?不得不说的是,在这场剧烈冲突中,唐雪有一个“提刀出门”的动作,事先就准备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对于检察机关来说,这个事实提供了两个可能的公诉角度,一是“有备防卫”,二是“失衡防卫”。

所谓“有备防卫”,就是当对方还没有实施侵害行为,还只是有砸门的动作就暗藏凶器。这样的“有备而来”,代表行为人对危害行为的出现,有一定心理设防,很容易让公诉机关认定为,“防卫者”处于一种相对有利位置,至少不是弱势地位,由此实施的反击行为,就存有“过当”之嫌。

但是,这种看法并不妥当。房屋是公民的安全港湾。根据汉律,“无故入人室宅庐舍,上人车船,牵引人欲犯法者,其时格杀之,无罪”,根据《唐律疏议》,“诸夜无故入人家,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多佐也指出,“绝不会有法律要求在家里被侵扰的人撤退。”

都凌晨一点了,传来用刀砸门的声音,在这种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换了其他任何人,恐怕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平常之心以对。考虑到之前对方的无理取闹之举,夜深人静之时,很有可能发生不可预测的伤害行为,作为一个年轻体弱的女子,更有必要未雨绸缪,提高自身的防卫力量,避免出现无力反击不法侵害的情况。从最高检之前的有关表态看,预知有人意图伤害自己,随身携带刀及其他防身武器,不应影响正当防卫的认定。

至于“失衡防卫”,也基于 “提刀出门”这个前提。从报道情况看,虽然侵害人李某湘有“提刀上门”的行为,但“菜刀被劝阻朋友罗某坤抢走并丢掉”,也就是说,在双方发生的实际纠缠打斗过程中,李某湘是赤手空拳对手持水果刀的唐雪的。由此,要认定拿刀的一方属于防卫者,没有拿刀者属于侵害者,造成伤害不属于防卫过当,显然还有一定难度。

(起诉书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这里,必须强调的一点是,赤手空拳不等于没有侵害能力,持刀反击未必超过限度。尽管李某湘的菜刀被他人“丢掉”,但“拾刀伤人”的现实危险仍然存在,而且“打斗过程中,唐雪先使用红色削皮刀与李某湘打斗”却“一直被李某湘打”,这也说明了男女之间力量对比的悬殊。如果这样的不利状态持续下去,在这个深夜,作为女性的唐雪可能面临什么结局,简直不可想象。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简单地以一方持刀,一方赤手空拳来评判正义与否。

就本案来说,还应当注意的是,不能陷入“以结果论是非”的境地。《刑法》中明确了无限防卫权,指出“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就此案来说,李某湘半夜上门,持刀砍门伤人,对这种严重危及人身安全行为反击,理应归入“无限防卫”之列。

从司法实践中,对于正当防卫,从理论到实践正在“松绑”。去年年底,最高检印发第12批指导性案例,涉及陈某正当防卫案、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于海明正当防卫案、侯雨秋正当防卫案等四个案例,公众关注的赵宇案等,均被认定正当防卫,释放了为无辜公民主持公道的司法讯号。

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也撰文指出,当前,一些地方正当防卫制度实际“沉睡”,应当“激活正当防卫制度,彰显依法防卫者优先保护理念”,“警示恶意滋事者,让公民敢于行使正当防卫权,保证公民面对凶残暴徒时无需畏手畏脚”。

回到这起年轻女子“反杀”持刀醉酒男案,职能机关有必要从维护公民自救权、抗击不法侵害、弘扬正义正气的角度,作出“罪”与“非罪”的合理认定。从长远看,关于正当防卫的法律制度有待提速健全,更好地为公民撑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