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今日彩票为梦而年轻!

二战中美军伤亡率最高的兵种是哪个?不是步兵,事实超出想象

原标题:二战中美军伤亡率最高的兵种是哪个?不是步兵,事实超出想象

【军武次位面】作者:酸菜鱼

1944年1月,第八航空队新任指挥官詹姆斯·杜利特少将在第八战斗机司令部墙上看到一条标语,上面写着:第八航空队的首要任务是把轰炸机活着带回来。杜利特命令把标语取下来,说这是错的。杜利特提出了一条新的标语:第八航空队的首要任务是摧毁德国战斗机。这标志着欧洲空战战略的重大转变。

杜利特评价说:"在我看来,这是我在战争期间做出的最重要、影响最深远的军事决定。"这也是最具争议的。护航战斗机不再需要与轰炸机保持紧密队形。相反,他们会飞在前面,寻找德国战斗机。轰炸机机组人员一开始感到不安全,但结果却是戏剧性的。几个月之内,盟军就从德国人手中夺取了空中优势,并一直保持到战争结束。第八航空队轰炸机的月平均损失率从1943年的5.1%下降到1944年的1.9%。这是美国驻欧洲战略航空兵司令、陆军中将卡尔·安德鲁·斯帕茨摧毁德国空军的计划的一部分。斯帕茨故意用轰炸机作诱饵,通过攻击德国的石油供应,诱使德国空军投入战斗,而美国战斗机就在那里等着他们。

斯帕茨和杜利特战略理论也证明了战前理论是错误的。二战前,军事理论大多是由航空兵战术学校的教员制订的,他们都经历过一战,理论也基本基于一战的现实情况。他们计划由战斗机护送远程战略轰炸机。这种观点至少持续到1930年,但此后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新的马丁B-10轰炸机能比其他旧的战斗机飞得更快,而B-17和B-24的速度甚至更快,而且飞行高度太高,大多数战斗机都无法追上。战术学校修改后的理论是,轰炸机可以单独以可接受的损失穿透防空系统,因此不需要战斗机护航。1933年,在加州进行的试验中,后来的"美国空军之父"阿诺德证明,P-26战斗机很少能够拦截B-10和B-12轰炸机,在他看来,未来很少有战斗机会对轰炸机构成威胁。在任何情况下,截击机的价值都是有限的。

▲马丁B-10轰炸机

▲为了最大程度发挥轰炸机自卫火力,美国陆航发明了"箱型编队"

在战前的研发中,战斗机是次要的考虑因素。1940年,标准的战斗机是P-40"鹰",但性能不如德国、英国甚至是日本的战斗机。1939年和1941年,美国陆航拒绝了为包括护航战斗机在内的战术飞机安装能够增加航程的副油箱的提议。在任何情况下,护航战斗机都不应该去追击敌机。

当美国加入二战时,阿诺德中将是陆军航空队的总司令。1942年,斯帕茨少将赴英国任第八航空队司令,埃克准将任斯帕茨指挥的第八轰炸机司令部司令。1942年8月,B-17轰炸机在英国皇家空军有限的护航下首次执行任务。美国第八战斗机司令部的飞行员在10月份接管了这项工作,他们驾驶的英国"喷火"战机航程短,只能飞到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埃克对并不特别担心。此前的经验表明,如果B-17以近距离编队飞行,机上的12挺 12.7毫米机枪可以在日间对付德军战机。

▲B-17G轰炸机,有多达13挺机枪

随着轰炸西欧任务的增加,轰炸机的损失以惊人的速度增加。1943年春末,阿诺德的参谋们认定轰炸机已经无法抵御德国战斗机的攻击。最终,第一批P-47战斗机于4月抵达英国,用于为B-17护航。7月,P-47配备了副油箱,燃料足够让P-47到达德国边境。如果没有战斗机护航,轰炸机被击落的可能性要高出7倍。起初,这些战斗机在轰炸机上空飞行,但随后改为在轰炸机旁边和前面形成更紧密的队形,以便更好地应对德国空军的攻击。P-47不得限制速度以跟上速度较慢的轰炸机。那年秋天,在施魏因福特(Schweinfurt)和雷根斯堡(Regensburg)的惨败,让此前的轰炸理念可信度荡然无存。10月14日,执行轰炸施魏因福特护航任务的P-47在德国边境折返,德国空军随即从四面八方对轰炸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损失了五分之一的B-17轰炸机。在1943年余下的时间里,第八航空队轰炸了护航战斗机航程内的目标。当时规定,轰炸机机组人员完成25次任务后,就能回家。但在1943年末,他们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他们的平均寿命大约是13次任务,57%的人在完成25次任务前就已经死亡或失踪。

▲P-47战斗机编队

▲B-17轰炸一家位于德国马林堡(目前属于波兰)的一家福克·沃尔夫战斗机工厂

尽管损失较大,第八航空队的能够作战的轰炸机还是在几个月内从461架增加到1655架,战斗机从274架增加到882架。远程的P-38和P-51战斗机大量抵达,更大的副油箱使包括P-47在内的所有战斗机都能飞到柏林。1944年1月,杜利特命令追击德国战斗机,而阿诺德则受命摧毁德国空军,为之后的诺曼底登陆消除空中威胁。到1月底,编队排成一个40公里宽的队形,前方有一个战斗机中队,负责扫清前方的航线。不久,整个护航战斗机群都在轰炸机前方80公里的范围内展开行动,以拦截德国战斗机,或者在它们准备攻击轰炸机时拦截它们。与此同时,斯帕茨将轰炸机的轰炸重点放在了两个关键要素上:飞机制造厂和煤化油工厂。这迫使德国空军在离机场更近的地方拦截轰炸机,而不是冒险到更远的地方拦截轰炸机。随后的行动,尤其是2月份"大礼拜"期间集中的轰炸,给德国空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在西欧的德国空军在1月份降低了34%的战斗机力量,2月份又降低了56%。航空燃料供应从4月份的18万吨下降到7月份的5万吨和8月份的1万吨。尽管在天才的军备部长阿尔伯特·施佩尔领导下,弥补了大部分的飞机损失,但他们将无法快速训练飞行员,新战斗机也因缺乏燃料而闲置在停机坪上。

▲第八航空队的P-51D战斗机

▲P-51D战斗机可以挂载2个副油箱

第八个航空队的损失率在1944年7月得到了显著改善,轰炸机机组成员需要完成的任务数量也由25个提高到35个。美国第8航空队4月8日执行了最后一次轰炸机任务,但那时德国已经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战略目标。当德国人在5月投降时,他们还有大约3000架作战飞机,没有都因为缺乏燃料,无法起飞。德国飞行员的训练速度也远跟不上损失的速度,因为缺少燃料。新飞行员投入战斗时只有50小时的飞行时间,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在诺曼底登陆的第一天,德国空军只出动了70架战斗机,当晚又出动了175架,但效果并不明显。在不断的消耗中,德国空军最后走向了终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